快捷搜索:

外部狂欢,内部焦虑,金融科技的倒闭危机

导语:金融科技公司创立之初以服务互联网金融客户为主,但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公司将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视为自己未来的核心客户。

随着各大银行2018年报频繁提及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公司关注度再次提高。金融科技公司创立之初以服务互联网金融客户为主,但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公司将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视为自己未来的核心客户。

从需求端来看,服务银行确实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选择。

首先,银行数量多。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国有4588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这其中国有大型商业银行6家,股份制商业银行12家,民营银行18家,城市商业银行134家,农村商业银行1427家。

其次,银行IT支出高。据IDC数据,2017年中国银行业IT投资规模1014亿元,预计2020年达到1351亿元。

中国银行业IT投资规模

最后,银行正在积极发展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已成为银行财报的标配,银行正加大金融科技投入,组建金融科技部或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外部合作建立创新实验室。据亿欧金融不完全统计,招商银行2018年报提及金融科技次数最多,共70次;其次为建设银行,共54次。

部分上市银行2018年报金融科技提及次数及相关规划

                   

一、服务银行现实很骨感,内部很焦虑

聪明的选择未必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聚焦银行客户大方向没问题,但在服务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很大问题是难以规模化输出服务。如何大量触达银行客户?如何快速推进?如何减少定制化时间?如何减少驻场人员?

最近,与许多金融科技公司沟通之后,发现大家内部都比较焦虑。服务银行周期长、投入人员多、推动慢,作为创业公司“耗不起”。这让我想到了FT Alphaville作者Izabella Kaminska曾提出的金融科技公司生命周期观点。一家典型的金融科技公司生命周期可总结为八个阶段:

第一阶段,金融科技初创公司通过提炼信息技术方法中的工程逻辑来创造一种工具,并试图单干;

第二阶段,金融科技初创公司意识到获取客户是非常困难和昂贵的,其创造的工具要么难以扩大规模,亦或者该工具本身会带来一些预料之外的风险及流动性问题;

第三阶段,金融科技公司试图把这个工具售卖给银行,银行不想错过下一个新概念/风口,双方一拍即合;

第四阶段,银行表示,出于社会或合规等原因,这个工具需要做一些“微调”;

第五阶段,金融科技公司做出让步,再次试图将此工具售卖给银行;

第六阶段,银行表示,这个工具忽略了其他因素,金融科技公司还需做些改动;

第七阶段,金融科技公司再次让步,根据银行的需求,选择与银行合作开发、调整此工具;

第八阶段,金融科技公司破产或被兼并……

二、单枪匹马服务银行的非第一梯队金融科技公司将面临倒闭危机

正如前文所说,金融科技公司在服务银行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同时也面临收入的天花板。因此,亿欧金融认为,对于许多非第一梯队的金融科技公司来说,如果选择单枪匹马服务银行将可能面临倒闭危机。

首先,金融科技公司可能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目前,许多金融科技公司营业收入都在5000万元左右甚至更低,企业自我造血能力不足,主要依靠融资来维持企业经营。虽然金融科技赛道一直深受投资机构青睐,但由于资本寒冬影响且投资者渐趋理性,资金向第一梯队企业聚集,其他企业融资愈加困难。

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9年Q1中国金融科技公司融资频数为29,融资金额共计1.92亿美元,降至五个季度新低。对于许多依靠融资维持经营的企业来说,将可能因为融不到资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金融科技公司融资次数和金额

其次,金融科技公司难以快速、大量触达银行客户。目前,许多金融科技公司都在招聘有银行从业经验的人员,帮助其触达银行客户,虽有效果但不佳。银行一直在金融行业金字塔的顶端,内部层级关系严格。金融科技公司在触达银行客户时候,需要一家家寻找人脉,然后从底层向上层一层层推进,才能找到核心决策人员,进展非常缓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